河池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最遥远的距离

发布时间:2019-09-17 12:32:10 编辑:笔名

我试图控制的双脚,让它走得更快一些,但内心的痛苦与绝望令我背上了厚重的外壳。等到我行尸走肉般出现在崭新的坟头时,早已欲哭无泪。

当我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,当她还是一脸素颜的时候,就认识了。上学的时候,我就坐在她的背后;回家的时候,她的家就是借宿处。

那是一堂令人厌恶的英语课,我趴在课桌上睡觉,身旁的小胖子却蠢蠢欲动。他是我最要好的哥们。他喜欢恶作剧,却从来都不敢欺负我身前的那个女孩。

那天,他可能吃错了药,也有可能认为睡梦我失去了原有的杀伤力。于是,他鬼使神差地写小纸条,然后将它很隐蔽的贴在了她的后背上。

等我醒来时,教室内已经充斥着刻意压低的怪笑声,原本在讲台上念叨个不停的老师,现在却站在我的身前,手里拿着那张纸条,没半点仁慈地质问道这是不是我干的。当时我就蒙了,不过,在看见小胖子那家伙的异样神色后,我瞬间明白了其中的端倪。

看在小胖子差这么一次就要请爹娘的份上,我就当了一回替罪羊。嘴里有一万个揍他的理由,心里却觉得他皮厚,没必要跟他闹。

放学后,我很乖地来到办公室。那位凶神恶煞的老师正拿捏我的罪证,站在窗旁透气。这位老师惩罚方式五花八门,我领教了无数回都觉得很有新鲜感,至于惩罚的内容,罚站是一定有的,而且不是一般的长。那天若不是美术老师及时出现帮我解围,我得站到深更半夜。

回到家后,我一直在观察她的面部表情,以至于伯父笑呵呵地猛拍我的后背。情不得已,我只好从实招来,没想到他立马给我支招。女孩子嘛,喜欢你就投其所好 我汗颜了整个晚上。

第二天早晨,我揉着熊猫眼,打着哈欠走出房门,一到楼梯口就撞见伯父给我使眼神,那意思绝对是在问我准备好了么,我回了一个很纠结的表情,他立刻哀叹了一声,转身走回房内。

过了不到十秒,他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,将一个用绸带打上蝴蝶结的漂亮盒子塞到我手里,说这是他替伯母准备的,不过,看在我小子很有潜力的份上,把它让给了我,等他下班回来再去买一份。

我还没反应过来,他就把一大堆什么秘籍说完了,幸亏我领悟能力不错,听懂了第一条 晚上陪他闺女出门散心,找个风景独好的地方歇脚。赔不是的时候,把漂亮的盒子当礼物送给她。这个听起来蛮简单的。不过,其他的几条根本听不懂。

晚上我按照伯父的话和她到外头散步,走了半个钟都没找到所谓风景独好的地方,听伯父说什么 月上梢头 ,那就是有树的地方就行,可具体什么树他没说清楚,害得我苦找。

她走在我身边,看我东张西望的样子蛮奇怪,就拉了拉我的手。我回过头去,看见她一脑袋问号,知道她想问我在找啥。一时情急,我也不知该何如回答。刚好不远处有一棵榕树,榕树下还有一张长椅,我就顺势牵过她的手一起走了过去。一路上我就一直傻笑,能糊弄过去最好。

我去!你们坐也就算了,干嘛非得坐中间,坐在一边不成么?!无奈,我只能陪她再找一棵树,到最后终于可以歇脚,也终于把那份礼物送给了他,可我就是忘了赔不是。

回到家后,我累到全身散架,不过,她倒是一脸阳光,很开心的样子。这可谓是一道罕见的风景线,因为很少有笑容能在她脸上停留那么长时间。她从不闹情绪,却经常一脸忧郁。今天她开心,那我也乐了。伯父的什么秘籍第一条就这么管用,那么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,改天继续请教。

临走时,小胖拼命地抱我大腿。因为我这一走,大概就没人肯罩着他了。我再三警告他别再欺负人,还托他帮我照顾好那个女孩。

我收拾东西的时候,伯父不厌其烦地说,你刚逗她开心就要走,小子,你不能半途而废!我很温和地说,我不会的。

我去了另外一座城镇找一位设计师当学徒,这份包餐包住的好工作是美术老师介绍给我的。她在学校一直很照顾我。当我问她有什么理由时,她却说我很有天赋,而且并不孤单。

就这样,我充满信心地在这座城镇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奋斗。不过,当我25岁的时候,我还是只能养活我自己。

这些年来,她一直跟我保持联系。许多次的,她问我在哪里?几时回去?我始终保持沉默。就算她摸索着跑来找我,我也会找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躲起来。

终于,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。我给她发了一条短信: 你知道么,这些年,每一天,每一夜,工作的时候,走路的时候,睡觉的时候,我都在想你。有时候,难以压抑,我就去喝酒,可喝得越多,我就越想听见你声音,但我不能,甚至换了号码 我知道你来找过我,可我

漫长的几个小时过后,我终于来到了这座久违的城镇,沿着陌生又熟悉的街道来到了她家门前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地吐了出来,抖着手去敲门,不想到门没上锁,在低沉的吱呀声中慢慢打开。

我一进门便察觉到气氛不对,于是匆忙地换上室内鞋,走向客厅。没走几步,就撞见胖子在埋头拨打电话,我满心困惑地走过去,打了一声招呼,没想到他抬头一看见我就哭得没有了人样。在短短的两三分钟内,他就将我骂了好几次,沉默了许久却又开始安慰我,还说要驾车送我去一个地方。

我坐在车内一角,整个人恍惚得不像是一个活人,更像是一只没有半点生气的僵尸。我一直在问胖子,你说的是真么?他非常小心也非常耐心的回答我,大哥,我不知道她会去找你,那么远,要是知道,我一定不会让她去的

我看着窗外匆匆闪过的风景,整个人死死的埋在车座上。我把头砸上了车窗,疼痛丝毫无法缓解我的怅然和懊悔,却引来了胖子的阵阵哭喊。他知道劝我没用,但还是一直在劝我,而我明知道这是一个事实,却不肯接受。

过了许久,我起身向前,死力地握住了方向盘。在半路下车后,我挑了一条偏僻的路,慢慢地走向葬礼

 

热淋清颗粒的作用
小孩发烧流鼻血
小孩脾胃虚弱如何调理
新生儿多少度算发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