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池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美利坚大魔王 第六章 闹事的来了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0:24:01 编辑:笔名

美利坚大魔王 第六章 闹事的来了

黎伯到底年纪大了,处理黑狗断腿的速度明显不如大毛,穆青城洗过澡,换了身衣服出来,黎伯还在弄着,不过他也没办法,医术他确实不懂,他的魔元也消耗的太多,不够用了。

好在慢点并不危及黑狗的生命。

“唔!”

黑狗突然痛哼一声

美利坚大魔王  第六章 闹事的来了

原来,李秋雁扶着夹板的时候打了个盹,夹板移了下,碰到了断骨,哪怕黑狗虚弱的没法说话,都是禁不住的痛呼出声。

黎伯不悦的狠狠一眼瞪过去,再看看林保祥,也是一副无精打彩的模样,顿时脸一沉道:“你俩去休息罢,青城过来帮我。“

”师傅,我们能行!“

林保祥最怕黎伯把医术传给穆青城,那将来这间药铺姓林姓穆就真的摸不准了,毕竟今天能找穆青城搭手,明天就能指点医书,于是强撑着眼皮子道。

黎伯挥挥手道:“去休息罢,别仗着年轻,该节制还是要节制点,我们做医生的,自己精神都不济怎么给人瞧病?青城过来!”

林保祥与李秋雁无奈坐去了一边,说到底,这间药铺是黎伯的药铺,他们不敢有任何悖逆,要知道,这是美国,虐待老人和儿童是重罪,判几十年都有可能。

美国的监狱无比恐怖,进去蹲几十年还不如直接死了利索。

可那恨意无从发泄,只能在心里狠狠恨着穆青城!

又一波负面情绪涌来,源源不断的转化成魔元,穆青城暗呼好爽,他心中一动,用压着黑狗断骨边缘的手指,输送着丝丝缕缕的魔元。

“哎唷~~‘黑狗长长呻吟。

”怎么?“黎伯停下来问道。

”麻麻痒痒的,好舒服。“黑狗勉强说道。

”这……“

黎伯不解的看了眼穆青城。

很快的,黑狗的断腿处理完毕,虽然穆青城是第一次打夹板,却打的有模有样,哪怕以黎伯老医师的眼光都挑不出毛病。

一直把心吊着的几条汉子终于舒了口气,唐宁感激的说道:“今天多亏了黎老医师和青城啊,否则后果真不敢想,这份情咱们记在心里了,来,小伍,和黎老医师结帐。“

唐宁提都没提林保祥夫妻,显然很不满意先前的态度,夫妻俩也满脸的不高兴,穆青城顿觉,分给自己的怨念少了一些。

“哪里,哪里,唐总客气了。”黎伯谦虚的摆了摆手,便坐回椅子,开了两张药方,交给林保祥道:“照方抓药,先抓一个星期。”

黎伯真的老了,说完,即闭目养神。

“黎伯,我替您按摩下吧。”穆青城也不待黎伯点头,手指蕴上些许魔元,轻轻揉捏着黎伯的太阳穴,黎伯只觉得有一股微弱的暖流传来,昏沉沉的脑际说不出的舒爽,不禁轻嗯了声。

‘马屁精!‘林保祥和李秋雁双双暗中大骂,但不敢当着黎伯面发作,一个抓药,另一个坐上柜台,拿起算盘噼哩啪啦打了起来。

穆青城就感觉,分出去的怨恨又回来了。

黎伯的收费是很便宜的,当几副药抓好,李秋雁也有气无力道:“药材、辅材加人工费,一共是660美元,一个星期以后再来抓药,四到六个星期就差不多了。“

“那好,那好,黎老医师也该休息了,我们不打扰了,改天再登门致谢。”唐宁让小伍付了钱之后,便招呼着几条汉子抬上大毛与黑狗,拎着药小心离去,不过每个人的脸上,都难掩忧色,毕竟最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,拉达勒公司也许还会过来逼迫!

到那时,又该怎么办?

店里恢复了清净,黎伯看了眼林保祥两口子,摇摇头道:“中午不会有什么人来了,吃过饭过上去休息罢。“

”那我们去做饭。“夫妻俩自觉的很,知道黎伯很不满意,老老实实的进了后面的厨房。

“啊呼~~”李秋雁打了个哈欠道:“真邪门啊,怎会困成这样,就算昨晚没睡好,也不应该啊。”

林保祥迷糊着眼睛,摇摇头道:“可能昨晚被那小子搅得,伤了肾经,呆会儿吃两副药补一补,这个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,我现在担心的是,那小子今天露了一手,又不要脸的讨好老头子,也许两年后,他真赖在美国不走呢!”

说到这个话题,李秋雁暂时不困了,眼里闪烁起了怨毒的光芒,半晌才道:“以前都没发现这衰仔如此奸滑,而且对我们更不利的是,唐宁那几个跑运输的,对衰仔有了明显的好感,大家都是街坊邻居,如果隔三差五跟老头子唠叨,你说两年下来老头子会不会变心?指不定真靠那小子买棺材了。

不行,我们绝不能被挤走,不然我们下半辈子睡大街?能把那衰仔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最好,最起码也一定要把他弄回大陆!“

”怎么弄?“林保祥问道。

李秋雁恨恨道:“总有机会的,直接弄死风险太大,美国的法律可不是吃素的,不过你别忘了,那衰仔拿的是留学签证,现在床破政府在收紧移民的口子,我们紧盯着他,他只要稍微出点错,我们就举报他,还怕赶不走他?”

林保祥想想也是,不再说话。

……

吃过午饭,夫妻俩急匆匆的上楼补觉,穆青城也停止了修炼,这没办法,两口子的精力几乎被压榨一空,连思维转动都头疼欲裂,哪有精力去恨?

下午店里没什么人,黎伯有午睡的习惯,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,穆青城则是琢磨起了花间游。

天魔策的武学,与常见的国术没有关系,花间游也没有固定的招式,以滑步、闪步、电步、窜步等多种步法由着心意组合,讲究身形飘逸潇洒,神出鬼没。

虽然白天没法练习,不过穆青城在脑海中,一遍遍的摸拟着,有时还手臂摆动,似乎沉浸了进去,黎伯注意到,目中现出了若有所思之色。

不知不觉中,天色渐黑,穆青城收功之后,惊奇的发现,推算了一个下午,精力依然充沛,这说明魔功就是魔功,吸收别人的精力,自己怎可能精力不济呢?

这在本质上是损人利己的行为,但是穆青城没什么道德上的压力,也许与他的心性趋冷有关。

当晚,楼上俩口子没再弄出动静,穆青城安安心心的入定,吸收负面情绪化作魔元,到下半夜,感觉差不多了,悄悄的离开,在诊所后面的一处空地上,习练起了花间游。

配合着魔元运转,穆青城似是毫无章法的忽左忽右,忽前忽后,步法由生疏渐渐地熟练,而且随着步伐,魔元的流转也渐趋加快,不知不觉中,他入定了!

穆青城闭上眼睛,意识空寂,浑身热汗淋漓,一招一式,一拳一腿,由心而发,就如梦游一样,也给他的心灵带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乐。

直到天色将亮,穆青城才意尤未尽回了药铺,他发现,自己的功力又涨了一小截。

“练功中入定?”

穆青城暗暗一笑。

吃过早饭,药铺开门还没多久,几个粗壮的黑人就气势汹汹的冲来,堵在门口,其中一个伸手一指:“是谁多事,出来!”

滨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滨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滨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滨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滨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