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池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穿越之绝世妖仙 第八十五章 重返炼妖塔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2:08:05 编辑:笔名

穿越之绝世妖仙 第八十五章 重返炼妖塔

易折目视着天雷使者远去,身子一软人就向下倒去,也没有昏厥过去,只是躺在地上喘着粗气。

“公子,你没事吧?”躲在一旁的胡燕儿连忙跑到易折身边,轻轻地的扶起他。

易折柔声道:“放心吧,我很好,没有什么大碍。”

胡燕儿闻言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走,扶我过去看看彩衣现在怎么样啊。”易折道。

“是!”胡燕儿答道,就扶着易折向蝶彩衣走去。

易折来到蝶彩衣的身边,蹲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,发现蝶彩衣虽然气若游丝,但是却渡过了天雷惩戒,实在是为她感到高兴啊,随即就对胡燕儿道:“燕儿啊,你赶快弄醒彩衣吧,她已经成功的渡过了天雷惩戒,目前处于昏迷的状态。”

“是!”胡燕儿答道,连忙走到蝶彩衣身边,盘膝而坐,握住蝶彩衣的手,给他渡去了一丝药灵力。

慢慢的蝶彩衣长长的睫毛动了动,缓缓的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却是胡燕儿兴奋的脸,她赶快站起来,行礼道:“多谢燕儿姐相救。”

胡燕儿答道:“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,你如果要谢的话就谢谢公子吧,是他用自己的身体替你挡下了一道雷劫,所以你猜能顺利的渡过天雷惩戒。”

“什么?”蝶彩衣闻言,如遭雷击一般,呆呆的站在原地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良久,她跌跌撞撞的跑到易折面前跪下,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,哽咽道:“主人,你的大恩大德我蝶彩衣此生都谨记在心的,没想的你竟然为了我一个下人,竟然以身犯险,你让我的心里如何过意的去啊,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你让我怎么活啊!”

易折连忙扶起蝶彩衣道:“好了,不哭了,既然你已经成功的渡过了天雷惩戒,这是一件应该高兴的事,你就不要在哭哭啼啼的,我救你是心甘情愿的,早就给你说过了,不要总当做自己是下人,我再给你说一遍,你是我的朋友,伙伴,但绝对不是我的下人。”

蝶彩衣连忙行礼道:“主人你可千万不敢这么说,你这不是折煞奴家么,你不拿我当下人,那是你厚道,但是我不能不懂事啊!”

易折白了一眼蝶彩衣道:“不说这些了,你真是有莫大的机缘啊,如果我所料不假的话,你现在肯定是妖灵二段的实力吧。”

“嗯!”蝶彩衣点点头,面露喜色的道:“主人,你看!”

主见,蝶彩衣施展出了自己的护身光幕,一个白色的透明光幕,笼罩在她的身上,两道银色的闪电

穿越之绝世妖仙  第八十五章 重返炼妖塔

,来回游走在光幕之上。

“哈哈!”易折笑道:“了不起,了不起,从妖精级别一下子跳跃道妖灵二段,当真是了不起啊,日后若是勤加练习,前途不可限量啊。”

蝶彩衣脸上收起了自己的护身光幕,来到易折面前道:“彩衣有如今的成就,全拜主人所赐。”

易折摆摆手道:“罢了,不提这些了,既然大家有惊无险还提升了修为,接下来我们就去解救我的故人。”

“谁呀?”蝶彩衣惊讶的问道。

易折闻言脸色暗淡了下来,淡淡的道:“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,为了救我,她甘愿充当人质,没有她在身边的话,我的人生将黯然失色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!”蝶彩衣随即又问道:“她为了主人受了这么多的苦,难道是主人人生中很重要的人么?”

“当然。”易折斩钉截铁道:“为了她,就算失去所有,我都在所不惜?”

蝶彩衣道:“那请问一下主人,你嘴里所说的故人是男是女啊。”

易折道:“是女呀,有什么问题么?”

蝶彩衣笑笑道:“如果是女的,以奴家猜想,肯定是主人你的妻子吧?”

“咳咳!”易折尬尴的咳嗽道:“不是,她和你们一样是我的朋友,也可以说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人之一。”

蝶彩衣点点头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呵呵,那她现在在哪里啊?”

易折眼睛里射过一丝冷笑道:“在狐族附近的‘炼妖塔里’?”

“啊!”蝶彩衣大惊道:“‘炼妖塔’,那可是一个危险的去处啊,传闻里面的妖怪个个修为奇高,稍有不慎就会落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。”

易折道:“是啊,如果不是玉卿的话,我可能早都被画中妖王斩杀了,那有命活到现在啊?”

蝶彩衣道:“有人愿意为你这么付出,当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啊。”

一旁的胡燕儿接过蝶彩衣的话,道:“何止重情义啊,你有没有听说过‘伪妖仙’啊”

蝶彩衣闻言大惊道:“‘伪妖仙’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啊,怎么了?”

胡燕儿得意的笑道:“告诉你一件震惊的事吧,说出来绝对吓死你!”

“是什么事啊?”蝶彩衣兴奋的问道。

胡燕儿道:“你知道么,公子嘴里所说的故人是谁么?”

蝶彩衣不解的问道:“谁啊?”

胡燕儿道:“就是一代神兵也就是伪妖仙,我们狐族的老祖,胡玉卿前辈。”

“什么?”蝶彩衣听到胡燕儿所说的话,‘噔噔噔’的向后连退几步,脸上全是震惊的表情,嘴里喃喃道:“不可能啊,这不可能啊,这件事实在是太震惊了,真是匪夷所思啊,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传说中的存在啊,真是可喜可贺啊。”

胡燕儿骄傲道:“那是自然,忘了告诉你,一代妖仙胡玉卿前辈已经和公子进行了主仆滴血仪式,严格来说公子还是妖仙胡玉卿前辈的主人。”

“什么?”如果刚才的消息对蝶彩衣来说是震惊的话,那现在绝对就是难以置信,她轻轻的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么,我怎么感觉自己在像做梦一样?”

胡燕儿道:“当时我听公子这么说,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,还以为公子骗我呢,最后想想以公子的人品,他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。”

易折摇摇头道:“燕儿啊,你怎么总是藏不住话啊,什么事都往外说,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

胡燕儿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公子,你可千万不要见怪,我这个人的嘴上没个把门的,你可不要多心啊,再说了,彩衣也不是外人啊。”

易折白了一样胡燕儿道:“好话,坏话都让你给说了,那我还能说些什么,干些什么啊。”

胡燕儿娇笑道:“公子,你什么都不用管,一切的事情就交给我和彩衣办就好了。”

“是么?”易折笑着问道:“你能代表你,你还能代表人家彩衣。”

胡燕儿娇笑道:“我不用代表她,她都把公子服侍的舒舒服服的。”

“胡说!讨打?”易折假装微怒着,抬起手来,轻轻地在胡燕儿的额头象征性的打了一下,算是惩罚了。

胡燕儿也是心思透亮之辈,连忙回答道:“多谢公子赐打,奴家以后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,你就饶了奴家这次吧。”

易折假装思考道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么?”

胡燕儿连忙行礼道:“奴家所言句句属实,不敢有一句欺瞒公子。”

易折笑道:“好了,这次就算了,如果下次再口无遮拦的话,看我不撕烂你的嘴。”

胡燕儿连忙回答道:“是,奴家一定谨遵公子教诲,以后定当谨言慎行。”

易折笑道:“好,这次就看在你态度诚恳的份上饶过你。”语毕,便哈哈大笑起来。

惹得胡燕儿和蝶彩衣都是相视一笑。

易折道:“好了,时候也不早了,我们赶快上路,早一点上路就能早一点见到玉卿,想想都非常激动。”语毕,就向前走去。

俩女也紧紧地跟在易折身后,几人一路上说说笑笑的也不感到寂寞,就这样,几人经过数月的跋山涉水,终于来到了落霞山的外围。

易折突然,停下来往前看去,脸上满是幸福的滋味,良久,便对身后的两女说道:“你们看,前面那座高耸入云的黑塔,就是令妖界闻风丧胆的‘炼妖塔’。”

两女眼睛直直的看向前方,满脸尽是震惊的表情,好像被眼前的景物给震呆了,首先胡燕儿回过神来,问易折道:“公子,我们终于赶到了,这一路上可谓是一帆风顺啊,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就来到了这里,公子,既然都到了这里你还犹豫什么啊,我们赶快进去吧?”

“哎!”易折轻叹一声道:“我没有犹豫啊,只是有一些感触罢了,自己站在这里回味一下而已。”

胡燕儿娇笑一声道:“公子,想不到你还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啊,恕奴家眼拙和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还真没有看出来你是这样的人啊。”

易折柔声道:“哎,那只能说明你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,其实我是个心地善良又嫉恶如仇的人,相处久了,你就会慢慢的发现的。”

胡燕儿道:“公子你要是这么想,那你就真的错怪奴家了,奴家时时刻刻都把你放在心上,只是公子你隐藏的比较深而已,从来没有在我和蝶彩衣面前表露过这样啊。”

“哎!”易折轻叹一声道:“江湖险恶,我也是身不由己啊,好了,废话不多说了,我们现在就进塔。”语毕,就向前走去。

胡燕儿和蝶彩衣连忙跟上易折。

南充治疗阴道炎费用
南充治疗阴道炎医院
南充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南充治疗月经不调费用
南充治疗月经不调医院